女主播裸播平台被查:上线10天涉案130万
http://www.5ipr.cn   2016-12-20 09:13:59   新京报   李克生 黄斌 张彤

12月初,在一款名为“LOLO直播”的手机直播平台上,这样的人肉表演异常火爆,同时在线的数十个直播间中,难见到一场“正常直播”。一个直播间的观看者少则两三千,多则两三万人。

 

  12月初,在一款名为“LOLO直播”的手机直播平台上,这样的人肉表演异常火爆,同时在线的数十个直播间中,难见到一场“正常直播”。一个直播间的观看者少则两三千,多则两三万人。

除了单个女主播的各式引诱,还有男女两人的直播,男子催促观众刷礼物才能看“真枪实弹”。视频截图

  除了单个女主播的各式引诱,还有男女两人的直播,男子催促观众刷礼物才能看“真枪实弹”。视频截图 除了单个女主播的各式引诱,还有男女两人的直播,男子催促观众刷礼物才能看“真枪实弹”。

  目前,这个制作、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的犯罪团伙已被打掉,12月10日,该款直播软件上线10天后,被广东中山市警方查封,该平台短短10天内完成交易5万笔,涉案金额达130万元。

  女主播“裸播”一天赚几百元

  12月6日,LOLO直播的一个频道中,女主播穿着粉红色的低领吊带睡衣,在镜头前抚弄着胸部,不断引诱正在观看的2000多名观众。

  “快脱啊!”有观众显得急不可耐,和主播互动着。左上角观看直播的人数在以每秒二三十个的速度增长。

  有人一连串打赏了10个黄瓜礼物,在充值平台上,10个黄瓜换算过来价值1元钱。主播并不为其所动,只是说了几句谢谢。

  很快,有人赠出一款跑车礼物,约合人民币300元,女主播见状十分开心,将肩带脱下,露出上身,引得观众们疯狂点赞。

  直播画面里,一行绿色的系统提示语挂在显要位置:“我们提倡绿色直播间,头像或直播内容含吸烟、低俗、引诱、暴露等都会被封停账号,网警24小时在线巡查”。

  而实际上,在该平台要找到一个穿着正常的女主播,并非易事。打开软件首页,相继排列的主播封面图即为穿着暴露的淫秽图片,而上述的“上身秀”在这家直播平台只能算是小尺度表演。直播间内,有的女主播甚至穿着裸露私处的情趣服装大胆表演。

  另一个直播间,女子穿着暴露,一边的男子同样催着礼物,“我们开个房就要200多,总得让我们赚回来吧。”

  在其他直播平台,女主播们的打扮精致,多通过唱歌跳舞聊天等方式赚取观众们的礼物,而在LOLO直播中,主播们播出环境随意,甚至能看到一个房间内有多名穿着暴露的女主播各自直播。

  “就靠露赚钱,露得多就赚得多。”一名主播透露,之前在其他直播平台,因为长相和才艺一般,一天只能赚到几十元打赏,而在露骨的“裸播”,一天能赚几百块钱,多的时候能赚到上千元。“裸播”虽然赚得多,但仍有被封号的风险,一旦被封号,观众们打赏的礼物也无法提现,她说,能不能提现全是平台说了算,所以只靠打赏赚的收入并不稳定。

  场外收红包一对一直播

  为防止封号后无法提现,把观众介绍到微信或QQ等社交软件中,再通过收取红包建群或一对一视频表演已经成为主播们赚钱的新方式。

  LOLO直播上,一些主播会报出微信号,收取三四十元不等的红包后,即会将客人拉入QQ中,通过群视频进行更大尺度的直播。这种将流量导出场外的方式在该平台上十分普遍,有的主播直接把QQ号写入个人简介。

  除此外,还有直播一打开就会看见一张写着QQ或微信号的纸,“夫妻直播,车票20元,直播时间30分钟左右。”

  12月6日晚,新京报记者加入了一名主播的QQ群,群内有300多人。群主称,晚上9点有一场直播秀,门票30元,给群主发红包之后会拉入内部群。晚上8点30分左右,内部直播群只有7、8人,最终,原定9点表演的主播以身体不适为由取消了“表演”。

  这名网名为“爱的诱惑”的主播称,自己之前在广州的一家服装厂工作,因为小服装厂不景气,她已经回老家一年了。一般情况下,她都是在家直播,如果内部直播群里人多的话,就会进行夫妻直播。

  “爱的诱惑”透露,QQ群里一般一场“大秀”每人收费30元,凑够三四十人即会“发车”,半个小时,即可赚到1000元。“最多的时候,别人一对一直播给了我1000块。”这些钱不用和平台分成,完全收入自己囊中。

  直播做广告出售淫秽视频

  场外服务不仅有直播,还有主播批量出售淫秽视频,声称30元可买到成套“大片”。

  12月7日,记者咨询一名网名为“糖糖”的女主播。糖糖称,只要缴纳300元代理费,就能有拉人进群的权限,“说白了,我们提供资源,你就只管卖票收款。”

  据其介绍,团队分工有卖门票的,有直播的,还有提供视频资源的。交完300元之后,教授具体流程,只管卖票,最多半天即可赚回,并且以后有新的直播平台时,可以带记者去新平台打拼。

  “糖糖”表示,每个新的平台刚开始都是“黄”的,慢慢地都会由“黄”转“绿”,所以她们需要不停转换平台。

  随后她发来添加新朋友信息截图,称微信每天好友只能加500人,自己每天都爆满,根本添加不过来。代理之后会有专人在LOLO直播上做广告,并且附上代理者的微信号,记者只管在微信上收款把人拉进直播群,或者售卖看片资源即可。为了证明她所言非虚,“糖糖”又发过来直播群的截图,代理加上客户有764人之多。

  “糖糖”表示,缴纳300元代理费后,不需要再分成给她,“各赚各的,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有不明白的我会指点你。”她熟谙其中门道,一再催促交代理费,并告诉记者,LOLO直播现在要实名认证,封号之后就没办法了,她会带着代理们去新平台。几分钟后,见记者不为所动,糖糖再次发来消息:“你太磨叽了,我不收你这样的。”随之记者被拉进了黑名单。

  12月8日,LOLO直播要求所有主播必须实名认证后才能开播,不过这对“裸播”似乎并未有影响,当日,平台上的色情直播依旧热闹非凡。

  一名主播私下称,实名意味着尺度即将收紧,她的话证实“糖糖”所说,她也已经在寻找新的平台了。

  LOLO平台被查10天涉案130万

  在LOLO直播的官网上,除了大幅的广告图片外,并未介绍该平台的其他信息,网站底部的备案信息显示LOLO直播由中山市米尼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开发,工商信息显示该公司注册于2016年10月11日,注册资本1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李成波。其著作权信息显示,LOLO直播客户端软件系统登记于2016年11月18日。

  而事实上,上述米尼特公司只是LOLO直播真实持有者注册的一家空壳公司。12月10日,该平台上线10天后,即被中山市警方查处。

  12月17日,中山市扫黄打非办向媒体通报,中山警方侦办了一起利用互联网传播色情淫秽信息的案件,抓获陈某(男,32岁,广东梅州人,广州市比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等14人,并在广州番禺区小谷围该公司所在地查获电脑、手机等作案工具一批,查封涉案资金130万元。

  为通过传播淫秽内容牟取暴利,陈某今年10月组织该公司法人代表何某(男,34岁,广州人)等人研发“LOLO直播”软件,并将该软件的专利权登记在新成立的空壳公司“中山市米尼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李某,男,33岁,广东茂名人)名下。但实际上,后台运作的电脑、手机等工具都在番禺区小谷围——广州市比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所在地。

  12月1日起,“LOLO直播”上线运行,一批女性负责通过网络直播形式进行淫秽表演,换取观众“打赏”,从事淫秽网络直播的女性由该团伙以“招募女主播”名义从网上招募,居住于全国多地。截至被查获,共完成交易5万笔,涉案金额达130万元。

  据一名直播平台业内人士介绍,目前各类规模的直播平台至少有三四百家,纯粹的淫秽直播还很少见,但打擦边球的平台会很多。

  这名人士称,小平台软件开发成本并不高,找人开发一个平台,再购买带宽即可,大概在10万元左右,而每个观众每天带宽成本不超过5毛钱。对于一些在盈亏平衡线上徘徊的小平台来说,没有品牌、没有流量、没有特别好的盈利点,只能“剑走偏锋”。而像LOLO直播这样的纯色情平台,其目的就是“赚快钱”。

TAG:平台 女主播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