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丽萍遭遇papi酱 传统演出已穷途末路?
http://www.5ipr.cn   2017-01-10 09:44:47   虎嗅网   三钱二两

当得知《孔雀之冬》要在珠海上演时,我告诉朋友们“一定要去看,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因为1958年出生的杨丽萍已近60岁高龄,不知道还能跳几年。

  当得知《孔雀之冬》要在珠海上演时,我告诉朋友们“一定要去看,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因为1958年出生的杨丽萍已近60岁高龄,不知道还能跳几年。购票时发现官方渠道早已售罄,甚至还特意加演了一场,于是上淘宝加价买了号称是最后几张的票,但到场后目测上座率大概只有80%。


在所有演员华丽谢幕后,杨丽萍又上演了一段独舞,为观众预备了充足的摄影时间

  我对杨丽萍的印象还停留在“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所以发现她控股的云南杨丽萍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云南文化”)在新三板挂牌之后,颇感惊讶。

当杨丽萍遭遇papi酱,传统演出行业是否已穷途末路?

  根据云南文化公布的2016年上半年报告,位居董事长一职的杨丽萍持有57%的股份,是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与实际控制人。

  然而云南文化的资本之旅并不顺利。早在2012年10月,深创投就向杨丽萍的公司投资了3,000万元,并宣布要在三至五年内在A股上市。但由于A股跌跌不休,监管层在2012年11月暂停了IPO,时间长达一年之久。

  眼见IPO无望,公司又计划借壳ST天龙实现弯道超车,但最终也由于各种原因而搁浅。无奈之下,云南文化在2014年前往新三板挂牌,成为全国第一家登陆新三板的舞蹈演艺企业。

  遗憾的是,自挂牌以来公司的股价从最高25元一路下跌至如今的6.69元。但即便如此,按照每股最新的价格计算,杨丽萍持有的股份价值依然高达1.4亿元。而与此同时,两次外部融资的发行价格分别为11.33元和14.30元,所有参与的私募投资基金和信托等资管产品全部被套牢。

  云南文化的主要业务是剧目演出,以2015年为例,该业务占全年收入的70%,这是一家正经的演出公司。  


2015年收入了4,828万元,中国最美孔雀的吸金能力依然强劲

  公司的净利润为449万元,利润率为9.3%。乍一看,这个数字比较正常,但有意思的是在深入研究之后,就会发现其中包含了高达1,320万元的政府补助。

 

  一般情况下,我们认为随着经济发展,文化水平和可支配收入也将相应提高,从而会促进文化消费。而根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2012年起),演出行业的市场规模在2012-2015年之间下降了32亿元。
 

  这是因为在市场规模的估算中包含了事业单位包场的收入(划重点),然而自2012年11月党的十八大召开以来,惩治腐败就一直保持着高压姿态。如果我们去看更能体现市场意志的票房收入,那么2012-2015年之间则整体保持了增长,年均复合增长率约7.1%,与同期的GDP增长相符。

  行业能够增长,自然会得到资本的青睐。自挂牌以来,云南文化从外部一共融资7,236万元,成绩可谓不俗。但请别忘了这是建立在杨丽萍成名数十载、已成为走出国门的优秀IP的基础之上。如果我们看短视频的典型代表之一papi酱,仅仅火了半年就获得逻辑思维1,200万元的投资,这其中的待遇差别,让人感慨。  


在2016年,秒拍的日均上传视频量已超过150万,日均播放量达到17亿次

  无论是杨丽萍的孔雀舞,还是papi酱的短视频,其实都属于内容创业,而此领域内当前最受追捧的莫过于短视频和直播。在过去一年直播的乱象频现和政策监管之下,2017年各路资本又开始将目光重新聚焦于短视频。

  前几天看峰瑞资本的李丰专栏讲内容创业,其中一段写道:

  每一轮“新”内容大爆炸都使内容比之前多出几个量级。

  但最大的问题永远都是这两个:

  一、用户是否能花同样量级增长的“钱”来消费内容?反过来说,被多创造出来的巨量内容到底去哪儿赚钱?......

  二、内容消费者的时间是线性增长且有极限的,假如内容创业创造了十倍甚至更多的内容(包括视频音频这些不能迅速浏览的内容),时间哪里来?......

  ——《李丰专栏:800万粉丝的咪蒙和500多年前的马丁·路德 - 我如何思考内容创业》

  撇开第一条不谈,重要的是第二条。按照目前全社会内容的量级,消费者是根本没有时间全部消化的,即便每一条内容都只是浅尝即止,花费的时间也将是天文数字。所以,短视频的核心优势正是在于时间短,并且消费者从非常清楚自己需要花费的时间长度(成本透明,具体到“秒”这一级别),从而极大地优化了选择成本。

  从服装消费的快时尚到文化消费的短视频,人们的生活已朝着“快”这个方向一去不返,似乎验证了武林中流传已久的那句“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让我们抛弃“优化选择成本”这种看似专业的说法(虽然是我自己思考的结果),从另一个角度出发。

  在十四世纪初期,但丁按照严重程度重新排列了七宗罪,即人类罪恶的七种来源:色欲、贪食、贪婪、懒惰、暴怒、嫉妒、傲慢。在看一个事物的时候,我常常会看其是否和七宗罪有关,因为所有商业活动的基本单元就是人,只有回到人身上,才能看清其本质。

  举两个最简单的例子,从古代一直存活至今的青楼和赌博(你这么爱赌博,为什么不买博彩股),正式对应了色欲和贪婪。

  “快”代表着“多”,更多的服装款式和更多视频数量。由于原罪之一的贪婪,只要条件允许,人都是能获得多少就拿多少,对自身的实际需求视若无睹。所以在可预见的未来,“快”这个趋势都不会改变。

  那么杨丽萍所代表的传统演出行业出路在哪里?

  郭广昌的复星集团在2015年投资了加拿大的太阳马戏团(Cirque Du Soleil),这是全球最大的剧场演出公司,年收入已超过10亿美元。太阳马戏团成功的原因之一是摆脱了传统马戏的范畴,创造出主题丰富的表演,例如以水为主题的爆款“O”和以性感和香艳为主题的“Zumanity”。另外一点是提高定点演出的比例,与巡回演出相比,定点演出节省了大量的演员旅宿费用和设备运输费用,从而能够极大地提高收益。


早些年在拉斯维加斯观赏过的Zumanity,让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剧场演出所提供的全方位深度体验,是短视频和直播无法比拟的,如果传统演出公司一味地追求载体上的转变,实际上是降低自身的维度去进行竞争。而以己之短搏彼之长,是注定没有出路的。

  除了向太阳马戏团这些国外的先进案例学习之外,现阶段传统演出公司并没有特别清晰的突围方向。真正的转折点相信是在以VR为代表的虚拟现实技术实现商业化之后:在不牺牲体验的情况下,极大地降低需求端成本(不必亲临现场)和供给端成本(不必巡回演出),从而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规模效应。

  即便上述的场景能够发生,对于杨丽萍和短视频来说,都仍然绕不开质量与数量这一对无法解决的矛盾。正如消费者的时间是有极限的,固定时间内能提供的信息量也有其极限,这是现有技术无法解决的物理限制,唯有通过不断地创新去催生消费。

  然而真正的优质内容创作往往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太阳马戏团利润的70%用于创作新剧,往往耗时数年),且回报具有高度不确定性。这两个属性在我看来像极了医药行业,所以从投资的角度出发,我相信未来的演出行业会出现类似美国生物科技行业的并购机会。

  想起《孔雀之冬》里的四个章节:垂死、死亡、涅槃、重生,这也许是对传统演出行业所做出的一个预言。

TAG:杨丽萍 传统演出 papi酱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