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视频竞争加剧,集团生态取代单打独斗
http://www.5ipr.cn   2018-01-10 09:12:40   蓝鲸TMT   于小京

虽然在外界看来整个视频行业欣欣向荣,但从资本和技术的角度来说,竞争正变得更加激烈和残酷。除了流量红利与投资泡沫在不断地缩小,在内容上,要求更加严格和规范。

  2014年,Netflix依靠大数据所推出的网络自制剧《纸牌屋》一炮打响,不仅成为了大数据在商业领域成功应用的经典,也掀起了一波网络自制剧的热潮。在海外,Netflix靠着这部完全依靠网络发行的电视剧超过了传统的HBO电视网,而国内视频行业也开始突飞猛进的发展起来。

  如果说2014年网络自制剧在国内刚刚开始萌发,那么2017年则是当之无愧的“超级剧集年”——这一概念最早还是由阿里文娱大优酷总裁杨伟东在今年4月提出。

  如今,各大视频网站风头盖过各大卫视的黄金档电视剧已是常事,比如首次代表国产剧出海与Netflix进行合作的《白夜追凶》,直戳敏感反腐问题的政治题材网剧《人民的名义》以及用独具不同的视角来重讲“三国”故事的《军师联盟》,等等。杨伟东对“超级剧集”的概念还给出了自己的定义:需符合有影响力的IP、有号召力的主创及电影级制作等标准。  

  虽然在外界看来整个视频行业欣欣向荣,但从资本和技术的角度来说,竞争正变得更加激烈和残酷。除了流量红利与投资泡沫在不断地缩小,在内容上,要求更加严格和规范,在技术上各家都在力推大数据和AI,更重要的是在打法上如今已从单一的购买好版权变成了发展自身生态。对于新的一年即将步入下半场的各行业平台来说,新的一场洗牌或许即将开始。

  从内容为王到生态为王

  在去年11月底的“2017中国泛娱乐创新峰会”上,艺恩创始人兼总裁郜寿智分享了关于视频行业的几个数据:泛娱乐产业的规模总体超过5800亿,仅上游内容付费市场增幅就超过3000亿,媒体娱乐、互动娱乐及现场娱乐都在互相渗透并进行泛娱乐的集团化布局。而相关数据显示,不仅仅是这两年,未来一段时间内文娱产业都将处于黄金时期,在2020年,市场规模将会达到1万亿元,并且在近三年预估的复合增长率将会显著超过GDP增速。

  在视频行业前景无限风光的情况下,分别代表BAT“出战”的三家视频网站——爱奇艺,优酷与腾讯视频也在加大力度布局自己的生态,然而不同平台面临着不同的困境与挑战。在这场关于生态的博弈中,打法与协同能力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目前阿里与腾讯都是典型的集团式打法。从布局的范围上来说,阿里大文娱应属最广。

  对粤科软件、博纳影业、大地院线及斯皮尔伯格的Amblin Partner等产业链上的一系列并购和战略投资为阿里大文娱向基于互联网的全产业链娱乐平台的转型奠定了坚固基础。再加上对华谊兄弟的投资和对新浪微博的增持,包括收购UC浏览器,阿里在文娱产业上形成了集团式的打法,不仅声势浩大,而且野心不小,已然是继电商和云计算之后的又一大主营业务。

  集团形成后,文学、音乐等各版块的联动则能发挥更大价值。以优酷的《白夜追凶》为例。白夜追凶从一部小众网络剧集成为年度最火剧集的背后,就是整个文娱生态联动的功劳。在剧集上线两周后,“千万别去淘宝搜白夜追凶”的消息迅速在微博、微信朋友圈等社交平台自发的大范围传播。优酷与手机淘宝合作的互动视频在一周内就吸引了超过3000万人参与。随后虾米音乐、阿里文学又同步推出了原声音乐和同名小说,实现了产业链上的延伸。类似的还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与《军师联盟》,借助生态联动都创造了极其优秀的成绩。

  腾讯互娱IEG的实力同样也不容小觑,其旗下的网络文学平台阅文集团已经上市,能够与腾讯动漫一起生产和孵化IP;腾讯电影有腾讯影业,企鹅影业,还投资了哔哩哔哩,斗鱼直播,又能与腾讯游戏进一步孵化IP和IP变现等一系列支持。但对于腾讯的事业群,有分析表示,这些事业群在运营上相对独立,协同能力或许难度较大。  

  在视频生态布局中,有四个因素最为重要:用户、内容、大数据和生态协同。数据显示,《琅琊榜2》在东方、北京卫视播出4日后,惨遭收视滑铁卢:首播当晚,东方卫视0.27%、北京卫视仅为0.26%,排在当天电视剧收视率排行榜第11、12位置,这个成绩甚至不如深圳卫视正在重播的《择天记》,在网台上,首播同样也只有惨淡的4231万播放量。胡歌,王凯,刘涛等人在第一部中创下的令人惊叹的收视奇迹与第二部反差明显。

  爱奇艺创始人兼CEO龚宇曾释放过爱奇艺从视频网站向综合性娱乐公司转型的信号,并且爱奇艺在近些年来确实接连推出在线票务、电商、文学及直播业务。  

  商业模式下半场,一鱼多吃成主流

  除了各品台在内容宣发上的比拼,即将到来的2018年,也是对平台商业模式创新能力的一大考验。行业内分析人士和部分影视剧制作人都曾表示,“一鱼多吃”的商业模式将会成为未来的发展趋势,至于与作品题材、市场之间又会产生哪些新的机会和矛盾,目前还无法确定。

  所谓的“一鱼多吃”,指在产业链进行延伸和更深层次的布局。杨伟东曾经表示,优酷的“一鱼多吃”逻辑是由优酷先付费,台网联动后播,最后由视频平台自主排播。在他看来,IP的媒介属性和运营方式决定了其变现盈利模式将不止于传统内容行业赖以生存的广告模式,还有付费收入和衍生开发。付费收入可看做是鱼头,而广告模式则占据鱼身的位置,衍生开发则是鱼尾。

  想要推动这样的模式,离不开用户的推动,多元化的用户需求及对付费模式的普遍认可。

  对于由会员收入组成的“鱼头”,当下90后的食品付费意愿超过前辈,且消费习惯已经基本养成,因此具有坚实的用户基础。同时,这些90后还能为内容的发酵和传播带来深远的影响。对于由广告收入组成的鱼身,创造IP和推广IP是精髓所在。

  如何衍生IP是一个方面,而衍生完成之后还需要有业务线进行支撑,并且在积累粉丝的同时唤醒粉丝,引发共鸣。对于最后鱼尾的衍生业务,“影游联动”应属当下最热门的娱乐形态之一,爱奇艺自身游戏的开发能力相比较于腾讯视频和优酷又稍显下风:腾讯拥有腾讯游戏,而优酷也有自己的云娱乐BU,研发多屏娱乐和游戏。

  新的一年,视频行业是否会从“三国演义”变成AT两雄争霸,值得瞩目。

TAG:2018 视频 竞争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