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反水”、股价大跌“变脸王”
http://www.5ipr.cn   2020-10-29 11:07:10   新京报   

继今年4月发生2019年年度业绩由盈利8000万元变成亏损50亿的“大变脸”后,上市公司豫金刚石近期再度频频“实力抢镜”。10月27日,深交所向豫金刚石下发关注函.

  继今年4月发生2019年年度业绩由盈利8000万元变成亏损50亿的“大变脸”后,上市公司豫金刚石近期再度频频“实力抢镜”。

  10月27日,深交所向豫金刚石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及时回复深交所先后于9月1日和9月14日向公司发出的“创业板半年报问询函〔2020〕第13号”和“创业板关注函〔2020〕第435号)”。

  深交所要求公司在2020年11月2日前说明对相关事项是否有可行的解决方案且可在一个月内解决,并披露董事会意见。同时,若公司不能在11月27日回复函件或者相关情形仍未消除,深交所将对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及相关停复牌处理,并对公司及董事会成员实施监管措施或纪律处分。

  对此,新京报记者致电豫金刚石,对方表示,未回复的问题涉诉讼事项,尚无确定结果。“(对于回复时间)现在没办法回复您,公司争取尽早回复,主要是诉讼量比较大,需要核查的内容比较多,并且需要与当事人和相关方进行联系,包括法务以及公司委派律师都在沟通,现在也没有确定结果。之前所有函件,我们能回复的,都已经回复了,包括之前的年报、半年报问询函目前都剩下诉讼相关的问题(没有回复)”。

  与此同时,10月28日晚,豫金刚石发布了三季度财务报告,公告显示,董事王大平、刘淼无法对公司是否存在非经营性占用资金情况发表意见,故无法对季报的真实准确完整予以确认。而公司负责人郭留希、主管会计工作负责人及会计机构负责人(会计主管人员)刘国炎声明:保证季度报告中财务报表的真实、准确、完整。

  截至10月28日收盘,豫金刚石股价下跌14.86%,报收6.30元/股。管理层矛盾、实控人不稳、业绩持续亏损、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资金链紧张等重重风险未解,豫金刚石未来将何去何从?

  被深交所催交“作业”

  公司回应:未回复问题涉诉讼,尚无确定结果

  资料显示,对于此次被催交的两份函件,豫金刚石曾于9月17日披露对“创业板关注函〔2020〕第435号”和“创业板半年报问询函〔2020〕第13号”部分问题的回复,而对于暂未回复的关注函第二大问题和第三大问题,以及问询函的第一大问题,公司在公告中表示将争取尽快完成回复并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不过,截至10月28日发稿,公司仍未对上述问题进行回复。为此,深交所也“坐不住”了,于前一天下发关注函进行“催交”。

  深交所指出,豫金刚石公告及法院判决书显示,截至2020年10月14日,公司作为担保人、差额补足方涉及的诉讼案件中,8单案件已经法院生效判决公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涉及金额合计约7.77亿元,占公司2019年经审计净资产的44.76%,但公司对相关担保未履行审议程序。

  此外,另有2单借款、担保案件中,案件借款资金实际流向公司控股股东河南华晶超硬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河南华晶超硬)及实际控制人郭留希,法院已划扣公司土地补偿款合计4400万元。

  深交所表示,其于9月1日和14日下发的半年报问询函和关注函,要求公司核实说明是否触及其他风险警示情形,是否有可行的解决方案及预计解决期限。

  这并非豫金刚石第一次被“催交”回函。

  今年9月17日,豫金刚石曾对上述第435号创业板关注函的部分问题进行回复,其中,深交所指出,其分别于今年5月5日和5月7日向公司发出2019年年报问询函和违规行为核查通知书,但截至9月11日,公司均未回复。

  对此,豫金刚石在公告中表示,由于函件需要核查及回复的内容较多,工作量较大,且部分问题的回复需协调中介机构履行核查程序并发表相关意见,未能在要求的时间内完成函件回复。其中,关于2019年年报问询函中保留意见涉及事项担保、诉讼事项及其他问题中的内部控制事项暂未完成回复。

  目前,豫金刚石已于9月17日对2019年年报问询函的部分内容进行回复,而关于问询函中的“一、关于保留意见涉及事项1.关于担保及诉讼”“三、其他8.”的问题,豫金刚石表示将争取尽快完成回复并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对于年报问询函回复的“拖延症”问题,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则表示,关于年报问询函中要求会计师核查发表意见的事项,年审会计师已按要求于2020年5月12日出具回复并发送至豫金刚石。

  持续亏损、实控人不稳

  公司陷重重危机

  今年4月初,因补充对相关诉讼案件确认预计负债、对相关存货、固定资产等计提减值准备,豫金刚石将2019年年度业绩预计由盈利8040万元大幅下调至亏损45亿元至55亿元。最终,豫金刚石2019年全年亏损51.97亿元,上市9年以来连续盈利的记录就此打破。与此同时,公司也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于4月7日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今年上半年,受公司根据诉讼及判决情况计提利息、罚息、违约金等,以及流动性和市场环境的影响,豫金刚石继续亏损,其今年1-6月实现营业收入1.99亿元,同比下降62.9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57亿元,同比下降853.67%。

  此外,三季报显示,豫金刚石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为3.06亿元,同比减少58.05%,净利润-4.81亿元,同比减少805.34%。

  业绩急转直下,让公司股价饱受下行压力。豫金刚石股价曾在今年4月1日至5月22日间,由2.91元/股下跌至年内最低价1.78元/股。随后,豫金刚石股价持续震荡3个月后,在8月20日至10月21日间急速上涨,股价由2.31元/股最高上涨至8.67元/股,累计涨幅达277%。其股东户数也由6月末的25638户急速增长至10月20日的61812户。

  在此期间,豫金刚石股价因严重异常波动而停牌核查,并被深交所持续进行重点监控,而在9月初,深交所还曾将豫金刚石、天山生物、长方集团等“妖股”描述为“流通市值小、价格低、基本面差的创业板股票,股价短期快速上涨,炒作现象较为突出”。

  9月9日-9月21日间,豫金刚石停牌进行核查,并于9月22日复牌,彼时,公司披露公告称,近日市场传闻公司涉及第三代半导体概念,公司暂无第三代半导体相关业务,也未因第三代半导体材料贡献收入和利润。资料显示,豫金刚石主营业务为超硬材料和超硬材料制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有人造金刚石、金刚石大单晶、金刚石微粉等。

  豫金刚石也再度披露多项风险,其指出,公司存在持续经营能力和资金链紧张的风险,因诉讼事项,公司大部分银行账户资金、土地、对外投资股权等被冻结、查封,银行借款、应付票据、信用证、融资租赁长期应付款存在逾期未付。此外,2018年以来公司部分合作银行、非银金融机构存在断贷、抽贷或要求公司提前还款,融资渠道受阻,公司资金状况紧张并出现部分债务逾期的情形。

  截至10月22日,豫金刚石在手可动用货币资金余额仅为134万元,同时,截至6月30日,公司付息债务(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19.26亿元,预计负债29.51亿元。

  而截至10月13日,豫金刚石及控股子公司作为被告涉及的诉讼案件61项,案件金额约45.67亿元。根据案件材料显示,公司作为借款人的案件14项,案件金额约为18.35亿元;作为担保人、差额补足方的案件23项,案件金额约为17.09亿元;其他案件28项,案件金额约为12.53亿元,其中公司与浙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件涉及金额约为8.92亿元。

  此外,豫金刚石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郭留希的股份存在可能被处置的风险。资料显示,公司控股股东河南华晶超硬及其一致行动人郭留希两者合计质押股份数量占两者所持有公司股份数量比例为99.15%,累计被轮候冻结的股份数量占两者所持有公司股份数量比例为99.41%,郭留希同时为豫金刚石的实际控制人。

  豫金刚石曾在核查复牌公告中指出,由于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公司股份质押率高,且被冻结及多次轮候冻结,若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公司的股份被司法处置,则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公司控股股东和郭留希先生正在采取相关措施,争取妥善处理纠纷事宜。

  深陷重重危机的豫金刚石有许多“交易”曾让市场和监管方看不懂。例如,豫金刚石曾在2019年年度中同意对方以字画3173件抵账4.19亿元,其在年报问询回复中曾表示,该批字画主要包括画家单志华、任桂安、黄胄等。公司委托河南省书画鉴定委员会组织专家对字画随机抽样进行鉴定工作,由于鉴定成本高,公司未对字画进行全部鉴定。

TAG: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