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一峰:看秀至少该对品牌有所了解
http://www.5ipr.cn   2012-03-23 00:00:00   时代周报   

以时尚、艺术见长的霖杰公关公司老板包一峰,被时尚圈的朋友和公关业内戏称为“公关一哥”。他曾当过胡兵、吕燕、关之琳的经纪人、张国荣的私人助理—吕燕生了孩子,会第一时间发短信给他,他也曾和关锦鹏一起参与电影《蓝宇》的制作,代表投资方担任监制。


包一峰担任过不少明星的经纪人,在时尚圈浸淫已久,如今主力想推广艺术。

  以时尚、艺术见长的霖杰公关公司老板包一峰,被时尚圈的朋友和公关业内戏称为“公关一哥”。他曾当过胡兵、吕燕、关之琳的经纪人、张国荣的私人助理—吕燕生了孩子,会第一时间发短信给他,他也曾和关锦鹏一起参与电影《蓝宇》的制作,代表投资方担任监制。

  在位于上海永嘉路上富有特色的办公室里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包一峰谦虚地解释“一哥”这称呼:“我名字里有个‘一’,大家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这样称呼我吧。”

  39岁的包一峰,在采访当天正要庆祝自己的生日。在以往有关他的介绍里,“外表时尚、内心怀旧”是准确概括。这不,晚上的生日party,他设定的Dress Code是“30年代”。“30年代十里洋场,跟现在其实没有什么区别,你现在能穿的那时候都能穿。只不过可能裤脚大一点,或者旗袍的长短有变化……”

  被他邀请参加的人都是“老朋友”—时尚公关十年,将包一峰称为时尚背后的推手,一点也不为过。

  衡山路41号

  与明星的合影,是包一峰办公室里的亮点。“这是张国荣当年在北京拍片时候送我的,你看照片背景里有红旗,那时刚好是国庆;那个是跟巩俐的合影,这边是胡兵,我做过他的经纪人……”

  他如今不可或缺的资源,是一点一滴积累而来。“我的第一份工作是酒店管理,在上海的花园饭店。最开始做的是宴会销售,所以就有了很多机会接触广告公司、公关公司和明星。”包一峰说,那时上海的外资银行刚刚开放,喜欢在花园饭店做开幕仪式,此外国外品牌也活动频繁。

  “我的工作主要是配合香港的活动制作公司与酒店之间的协调,后来慢慢认识了这些制作公司的人,觉得他们的工作很好玩,很适合自己。也是在工作中,我认识了衡山路41号的业主方,那时候还是香港半岛酒店在管理。他们就让我去,因为正在盖一个即便现在来说也算是比较高级的私人会所。私人会所在当时算是比较超前的概念。”

  上海著名的时尚地标“衡山路41号”的主人是林明珠,香港人叫她Pearl,是新崛起的画廊“对比窗艺廊”的主人,富豪林百欣之女。她于1992年在香港中环开立第一间“对比窗艺廊”,成为首家在国际上专门推广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的机构,后来相继在上海、北京、杭州开设分部。

  “我在衡山路41号待了将近有八年,跟林小姐学到了很多很多东西,包括如何跟官员打交道,如何跟国外的艺术家联络,还有形形色色的媒体。”包一峰说。但真正让他选择时尚行业,与成天被爆“耍大牌”的明星们打交道的还是实际接触后的“自我肯定”—1997年,巩俐到上海为某品牌拍摄画册,找到包一峰帮忙。他忙前忙后从中协调沟通,顺利完成任务,也发现了自己做“润滑剂”的天分。

  国内艺术公关

  “2002年,我自己成立了公司,一开始叫霖杰时尚,一半是模特公司,一半是公关公司,现在都是独立运作。到现在正好十年。”霖杰公关目前的业务集中在几块:第一是时装,因为自己的模特公司经营已久;第二是生活时尚产品,小到珠宝、化妆品,手机,大到汽车、酒类,都可归在这个范畴;第三部分是娱乐活动,和电影、唱片有关的活动;第四是包一峰自己喜欢的艺术与设计的推广。

  “在时尚领域,我们不是做纯粹的推广活动,而是希望与时尚概念结合。当品牌越来越商业化,他们就越希望把艺术与商业结合起来,这样就有一个新的平台出来,这是我们的主推方向,我自己也喜欢当代艺术,也给客户创造了条件。”

  在包一峰看来,能够在如今外资公关林立的上海,在时尚公关领域保留一块“本土”之地,集中精力专注于擅长领域而放弃其他是关键之举。“客户看到我们公司能够集中精力在我们擅长的领域,而且具有本地的资源优势。另外,艺术公关方面我们算是国内做得比较早的,所以现在也可以说领先于业内了。”

  时尚圈是充满诱惑之地。但相比年轻时赚了些钱“买很多名牌、喜欢热闹的生活”,现在的包一峰对财富、浮华生活和奢侈品有不一样的认识:“现在不是不喜欢名牌,而是不需要用那个来证明什么,现在我就是喜欢穿着舒服、有个性。生活上也不一定要奢华,每个人对生活品质要求不同,我觉得我一年赚的钱,如果能买一两幅画我就很开心。有些人必须要开几百万的跑车,有多少房子,我不是这样。”

  “我虽然不能跟很多富人比,但已经生活得很好,而且很快乐。”目前包一峰越来越享受工作的乐趣。除了持续已有的项目,他希望将来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艺术家身上,“我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力量,推出一些年轻的艺术家。我希望有一天中国的年轻艺术家能成为名牌。这是我感到最有成就的时候!”

  “明星穿衣应了解品牌设计理念”

  时代周报:你应该算是国内较早去参加国际时装周的人。

  包一峰:我做事永远都做在别人前面,五年前我就成了每年都去时装周报到的人。但是这两年开始我觉得国内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而且网络发展起来,我可以从Style.com上面看到比现场更清晰的图片,所以今年反而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以前我去的时候,基本上大牌的秀都能去看。早两年其实还没有大品牌把整个秀搬到中国来,去秀场就可以借鉴一些东西到我们国内的工作中。但现在国内大品牌的秀也来越多,可能去了也没有那么多新鲜感,所以如果去参加时装周肯定也是有一些实际项目可以谈。

  时代周报:今年的巴黎时装周,你怎么看几位中国女明星被网友毒舌穿着“像东北新媳妇喜气洋洋逛省城”?

  包一峰:去时装周的话,不要说中国,甚至是亚洲范围,以前很少看到亚洲人。比较大牌的秀,第一排不太会邀请亚洲人,包括日本、中国、泰国这些国家的媒体,往往是集中在一小块地方,位置还很差。但这两年不管明星还是媒体,去时装周的越来越多,媒体范围也越来越大,这跟中国市场份额有关系,大牌现在在中国是赚钱的,所以待遇也不一样了。

  至于明星这块来说,去时装周实际上是帮助品牌(宣传),当然反过来也通过看秀,明星能够在国内造势。我跟很多明星都是朋友,我不能说批评她们,但的确有时候明星应该注意一下整体的造型。毕竟她们去的是国际秀场,代表的是中国的形象。有时候不能说她们搭配得“过”了,但我觉得明星至少应该了解一下品牌设计师最初的设计理念;反过来,品牌把衣服借给明星,我觉得也要在最后“审查”一下穿出来是什么结果。当然也有一种可能,现在网上流传的照片可能是突出了某个部位,把明星丑化了,也许看到真人的效果没有那么丑。毕竟现在娱乐圈,有的是推崇八卦,有的是今天把这个打下去,明天把那个推上来,也有这种情况。

  时代周报:国内女明星在国际亮相的,你印象最深的是谁?

  包一峰:大家普遍印象很深刻的,比如说巩俐,她穿那身豹纹的衣服我印象就很深刻。包括章子怡,第一个穿Dior高级定制的衣服去看秀,这大家也都有印象。但其他明星,可能只去了一年两年,报道也不突出,就让人没什么印象。这两天巴黎时装周正是一个热门话题,但有些明星回来以后,大家娱乐完就完全忘记了,不会记得她穿了什么衣服。而且我觉得明星去巴黎,看秀应该有选择性,而不是所有秀都出现,因为无论普通消费者还是明星,都会有一定的品牌喜好,你去看秀,至少应该对品牌有所了解并喜欢,觉得适合自己。这也是品牌希望从明星身上传达出去的message。

  时代周报:你怎么理解时尚?

  包一峰:我觉得时尚最简单的说法是“与众不同”,当然不是说非常出位那种;第二是稀缺性,因为如果是太大众的,可能也算是一种时尚,但我认为的时尚应该是在前端的,或者说比别人更早发现和创造的;另外还要强调个性,不然你看张曼玉、周迅、王菲,跟其他女明星就不一样。当然也有我刚才说的大众化的时尚,比如春晚里的“时尚”,符合大众的口味。所以可以说存在个性的时尚和流行的时尚,两者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TAG:包一峰 品牌

分享到:
收藏